最准平特一尾图:趙本山的兒子趙本山:卑賤者更聰明 | 傳奇

陕西兴平特级辣椒面 www.ofajd.icu 發布時間:2018-04-11 10:27:05 來源:陕西兴平特级辣椒面

《趙本山的兒子趙本山:卑賤者更聰明 | 傳奇》是由大鐵棍娛樂網(陕西兴平特级辣椒面 www.ofajd.icu)編輯為你整理收集在【相聲小品】欄目,于2018-04-11 10:27:05整理發布,希望對你有所幫助,可及時向我們反饋。

劉老根大舞臺的現場感

即使在這個略有些尷尬的節骨眼上,劉老根大舞臺依然熱鬧依舊。

 

服務員像對待qie(三聲,在東北意為親戚)一樣招呼看客們,“來啦”? 可容納一千人的劇場幾乎座無虛席。觀眾在宜人的暖氣里,就著飲料爆米花,每隔三五分鐘笑成一浪一浪,跟風吹高粱地似的。腳稍微動動,大多會踩到地上的瓜子兒皮——這種零食與二人轉是標配,自古有之。

 

每晚五碼戲,每碼25-30分鐘。在各自時段里,臺上二人“勝似千軍萬馬”,京戲、雜技、繞口令無所不能,“劉歡”、“張雨生”、“阿寶”、“印度舞娘”輪番登場,當然,搞笑是必須的。他們大方、松弛、自來熟,一碼終了,額上浮出一層密密的汗珠,若滾落下來,自有臺上那塊厚厚的、近百平方米的地毯接著。

 

保持政治敏感度,國家性

 

坐得滿滿當當的大廳觀眾,是按樓層、排數、中間還是兩旁的10種劃分,分別掏150-460元進場的;5個包廂,排出2200、2400、2600三種價——價目表已不能再細致。

 

劉老根大舞臺的臺上有大屏幕配合表演,在兩個節目中間,這個屏幕時不時會閃現“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等關鍵詞,背景圖是黨旗和五星紅旗。

 

本山傳媒的一位員工談到建立黨組織的必要性:“這是戰斗堡壘。” “從事文藝工作的,你必須得按照國家的要求和指示來,跟國家的要求保持一致,這個是必須的。我們夜里開會,那是真學啊。”

 

缺席文藝座談

 

10月15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趙本山不在其中。他連夜開會學習座談會精神,卻因此陷入更大的輿論漩渦。在沈陽,劉老根大舞臺依舊歡聲笑語;在鐵嶺,趙本山仍舊是當地人敬重喜愛的城市名片。但焦灼情緒,在表面平靜下蔓延開來了。

 

10月22日,遼寧召開了“全省學習習近平總書記文藝工作座談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座談 會”,趙本山未列席。好事者把10月29日的鐵嶺文藝座談會也算上,稱“市一級文藝座談也沒有帶趙本山”。這就是所謂“接連缺席三級會議”。

 

而今年的春晚,無論導演組還是出節目,趙本山同樣缺席。

 

趙本山的標簽

 

但人民人民需要趙本山,因為能在他身上見到自己,趙本山所詮釋的一整套民間生存智慧、善于自我解嘲的普通人,那些為生活所累卻還沒喪失希望、煩惱中帶著眼淚和笑容的生活片段,正是絕大多數中國人的生活寫照?;緞?,是窮人的安慰劑!這也是趙本山在中國北方地區廣受歡迎的原因。

 

趙本山也有他的氣場,那是全國人民一邊包餃子一遍等待的——他常穿一身藏藍色中山裝,頭戴一頂帽子,在最熱烈的掌聲中出來,感覺想笑又在憋著?;掛瘓浠懊凰?,不少人已經開始樂了。在過去的十幾年里,這成了春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用地道的東北話甩出一個個包袱,這可能是中國人一年中最快樂十幾分鐘。

 

在臺下,趙本山的標簽太多了。“唱二人轉出身的演員”、“超級農民”、“上過2次福布斯富豪榜的企業家”、“江湖霸主”、“師傅”;他的口碑與形象也在漸變:“樸實”、“本色”、“太逗了”、“一身是藝”、“不好打交道”、“霸道”、“人挺好的”、“真不好說”。跟中國農民一樣,趙本山淳樸善良,又聰明狡黠。”

 

入了行就是進了江湖

 

自從跟隨他的盲人二叔學手藝,進了二人轉這行,趙本山就不知不覺踏入了真正的江湖。不過是想過上好日子,卻一步一步卷進一個充滿名利誘惑、真情與虛偽交織、強凌弱、弱傾軋更弱的江湖,想要保持清醒或置身事外,也難。這不僅僅是二人轉的江湖,也是中國社會當下的江湖。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這些民間二人轉藝人唱屯場(村里)、唱木幫(伐木人聚居處)、唱棒槌營子(挖人參的地方)、唱子孫窯(有錢人家包場,或者幾戶人家合伙包場一起看)、唱大車店(趕車住店)、唱胡子窩(土匪窩),為了生存,哪一個民間藝人不練就一身察言觀色、見人下話的本領?

 

 

 

窮,是這幫二人轉藝人共同的特點

 

趙本山不止一次向媒體說,年輕的時候就想離開農村,想出去,因為農村太苦了。許多人成名之后掩飾或避談自己不高貴的出身,他偏不,一直大大方方說自己是農民,有時還故意稍稍放大。他那種與生俱來的、大手筆的幽默感常常勝任生活中的佐料、潤滑劑以及某種武器。

 

他的徒弟們,也各有辛酸的第一步。小沈陽是父親背著他走出10里地,揣著借來的700元去考鐵嶺的藝術團。學費要1000。他唱了兩句,團長說,留下吧,學費先欠著。這300元一直欠到今天。如今小沈陽衣錦還鄉,喝點酒還會落淚:“媽,咱家那時候咋就那么窮吶?”

 

老家

 

大城市鐵嶺市蓮花鄉,這里仍然是趙本山最愿意回的地方。他失意時,一找不到感覺時,就愿意回到蓮花鄉,跟老百姓坐在炕上吃點水豆腐,嘮嘮家常,看看他們生活的艱辛,他說我就找到感覺了。有時候嘮嗑,他說他做夢也沒夢著有今天。

 

趙本山又抗拒那里。離開農村,是他走上二人轉道路的最初的動力。趙本山不止一次向媒體說,年輕的時候就想離開農村,想出去,因為農村太苦了。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當他第一次在鐵嶺的家里安上座便器、鋪上地毯,鄉親們來了仍然蹲著拉,弄得到處都是,還往他的地毯上吐痰——即便如此,他是高興的。因為他邁出了艱難的第一步。

 

他給鐵嶺帶來的不止這些,從2002年開始,由趙本山張羅起來的鐵嶺民間藝術節每年都在鐵嶺如期召開,包括《同一首歌》在內的各種大型演出團體也走進了鐵嶺,這一切為鐵嶺帶來了無限商機。鐵嶺人認為,鐵嶺之所以能有現在,有一半以上都是趙本山的功勞,他把鐵嶺宣傳出去,為鐵嶺帶來了很多機會。

 

商業發跡

 

趙本山惟一不變的就是“落后的腦袋上”永遠戴著一頂“前進的帽子”。

 

“我1997年開始做二人轉,當時去二人轉劇場看二人轉,看了之后,又讓我找到了感覺。當時我們去了幾個老板,那一天光小費就花出去十幾萬,就感動到那個分兒上了。我當時意識到,這是最寶貴的藝術,但是當時沒有人意識到。”于是,趙本山想到二人轉可以納入他的文化產業。

 

趙本山1993年開始做公司,那時他已經有了名氣,當時公司主要做文化、廣告、影視和煤炭,但還沒做二人轉。文化和煤炭是不相干的事情,但被趙本山給聯系到一起,他把煤炭公司掙到的錢投資到文化里,慢慢地,文化公司就興旺了。

 

熟悉趙本山的人說,他的發展軌跡跟市場經濟的發展是合拍的,即所謂“尋找商機”、“做大做強”。

 

趙本山的創業之路,與中國成百上千積累起可觀財富的名人、非名人(至今表現為合法的那個隊列)基本相似。只是他走得比較實,鮮有虛擬經濟的成分:早年將鐵法(鐵嶺法庫的煤礦)的煤拉到本溪賣,后來籌辦飲料廠沒成功,入主遼足沾了一身“鬧心”退出,最后鎖定影視演藝行業,傳聞中正在洽談手機制造業……

 

他的產業鏈中目前最大的環節一是劇場演出,二是影視劇制作,二者呈連帶關系。電視劇的定位和操作也體現了趙本山的經濟頭腦,“全是農村戲,演員都是自己旗下的藝人,外景地挪得離家鄉越來越近,投入不會太多,沒準別人還得給他錢。”植入式廣告這個概念也不是趙本山的首創。反過來,電視劇帶動了劉老根大舞臺的人氣。用總裁劉雙平的話說,這叫培養“粉絲”;用弟子劉小光的話說,這叫“銀(人)熟是寶”。

 

2001年,趙本山找到央視的影視中心主任李培森,準備拍戲自己當導演。李培森給了趙本山一個劇本,趙拉何慶魁往里加 了二人轉情節,又找自己在鐵嶺民間藝術團的同事和自己的徒弟在里面演角色,這樣誕生的就是《劉老根》,從此,這個名字也成為趙本山的文化品牌。

 

現在,其影視生產能形成一條龍的規模。“我們辦學校(本山學院)培養自己的人才,然后回到自己的團里,最后回報給觀眾。辦學校其實不掙錢我們提供一個平臺,讓我們自己的學生拍戲,讓他有成名的機會,像一個車間一樣,有一個非常通暢的運行方式和市場機制。”

 

大舞臺如何運作

 

從經濟角度來說,趙本山的文化事業經營是低成本高收入的。晚上演二人轉,都算“上班拿工資”。有人見過趙海燕去大舞臺演出,先“嘀”一聲刷卡再開工——本山弟子們每晚在劉老根大舞臺出場,就如白領刷卡要算考勤,不計算出場費。到外面的商業演出是弟子們收入的大頭,現在知名弟子一場商演可得6萬元。

 

在趙本山的文化產業鏈當中,大舞臺的收入是最重要的一塊。參演電視劇的趙家班徒弟們如果當天晚上沒有戲,都會被安排到大舞臺演出。

 

 

師徒制度

 

有人問過趙本山可曾拜過門,他說:“沒有,生活就是我的老師。”盲二叔的二胡、笛子是他童年的“玩具”,扶著二叔走村串戶的經歷才是珍寶。

 

身上很有些絕活的吉林人劉小光告訴記者,當時他已在別的劇場壓了十年軸,很想拜趙本山為師,就托人打聽是否要送些什么禮。后來他摸清師傅的路數:“我師傅不圖這個,他愛才。”當他得知趙本山愿意收他后,拿著電話的手直哆嗦。他跟小沈陽同一批拜的師。他的雙手黝黑,指節粗大,“種過地,出過大力”;問他過去,他眼一垂:“我都不愿去想。”

 

趙本山所到之處,工作人員那種肅然(譬如本來在說話的戛然而止),那種一律低眉順眼迎候董事長的敬畏,讓外人有些陌生;徒弟們(“可都不是省油的燈啊”)見他猶如老鼠看見貓的描述,令人有些好奇;而關于這些年來他身邊迎來送往,合久必分的傳聞也頗神秘——這是那個背著山雞和大蒜走進“蘇格蘭‘調情’”的農民大叔么?

 

趙本山管理徒弟們的紅線是不準犯三條:“吸毒、濫整、對家庭不好。”集團前新聞發言人高大寬曾因吸毒被行政拘留,趙本山因此格外小心,給徒弟們每星 期做一次尿檢。他曾說:“如果超出我的承受范圍,現在我還敢打他們嘴巴子!”

 

這種嚴格管理和趙本山對徒弟們的情感教育相輔相成。他自稱待徒弟如親生子,妻子埋怨他:“你要是對孩子像對你學生一樣,孩子成績都會好。”徒弟也對大家長有依賴性。

 

在其門下弟子那里,趙本山擁有絕對權威,甚至已經成了準則。。兩口子如果吵架了也會主動提出“找師父去”,因為師父是對錯的標準。這種對私人生活的干預已經成為他們默認的規則。 其弟子們能察覺師傅無時不刻的存在感。“師父管我們管得可細了,誰家里有什么事兒他都知道。”王小利說。

 

門下弟子

 

趙本山的公司里同樣魚龍混雜。劉雙平畢業于武漢大學哲學系,曾任中央歌舞團團長助理。馬瑞東是趙本山妻子馬麗娟的弟弟。劉流,相聲演員,在《鄉村愛情2》中演“劉大腦袋”。徐正超,原《時代商報》記者,后拜崔凱為師,想走專業創作道路。張家豪,在《鄉村愛情2》中演“豪哥”,原名張建設,曾是石家莊名人,“霸氣與生俱來”,有多年娛樂夜場的從業經驗, 據說他是趙本山前經紀人趙鋼引薦入集團的,而后將一些穿黑衣的大個子帶到趙本山身邊……“英雄不問來路”,這些在另一處也許永遠無緣做同事的人如今聚在趙氏門下,各司其職。趙本山用人的豪邁可見一斑。

 

接班人

 

面對日益膨脹的公司,趙本山確實在努力轉變著角色——他正在學習如何將曲藝圈已經形成了的師傅帶徒弟的文化傳統和公司制度結合起來。長江商學院CEO班開到第四期,中國著名的民營企業家幾乎一網打盡,其中不乏馬云、史玉柱、牛根生等新聞人物,可他們做學生的消息卻上不了各大網站的首頁。這一次,同樣去上學的趙本山卻做到了,他甚至“超額”完成了任務——項兵院長說:“現在,連賣茶葉蛋的老太太也知道長江了!”榮升班長的趙本山熱情洋溢地邀請同學聚會沈陽。結果,到場者從原定的60多人一下子變成了280多人,而且全部是如假包換的商界精英。

 

這種全面的管轄和掌控也讓趙本山在集團的地位不可替代。本山傳媒的匿名員工說:“趙老師他退不了,他要退休,別人很難把握。外面老說趙老師要找個什么接班人,現在情況看,誰也接不了。”

文章來源:小沈陽小品=//www.ofajd.icu/xiaopin/xiaoshenyang/
推薦閱讀

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 时时彩跨度选胆码稳赚技巧 七星彩选码软件 新疆时时彩开奖 必赢客计划软件多少钱 彩前二组选包胆怎么 pk10精准计划微信群 11选5任选8稳赚技巧 棋牌娱乐 大乐透预测专家 万人炸金花那里能下载 北京pk10怎样看号技巧 百人龙虎官网 聚富网下载软件 体彩5码遗漏 专业版